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少年阿宾 第44章 边缘

少年阿宾 第44章 边缘

时间:2018-05-25 Cindy生日这一天,钰慧、淑华和明健相约到Cindy的租处去为她庆生。   去到Cindy那儿,文强和另外三个男生已经里面,一下子小小的房间里头挤满了男男女女,有的窝在Cindy床上,有的就席地围坐,地板上摊满零嘴饮料,Cindy调了一大壶玫瑰红加苹果西打,给大伙喝着。自然更少不了的是一只生日蛋糕,也不晓得谁那么聪明,在上头点了枝「?」型蜡烛,以表示对Cindy年龄的崇敬。   唱完生日歌,在Cindy许愿前,淑华抽出一封连长写来的贺卡,高声朗诵起来,Cindy抢不回来,只好假装生气的让她用肉麻的语气念完,同学们不停的起哄叫好,在一团混乱中,有人扭熄了电灯。   突然大家都安静下来,烛光闪动的映着每个人的脸。   「让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许愿和吹熄蜡烛吧!」淑华说。   Cindy红着腮,喃喃自语,然后吹灭了烛火。她举刀在蛋糕上划了一痕,钰慧便接过去将它一块块的均分切开。   淑华又发表意见了:「拆礼物……」   每个人都送有一份礼物,Cindy每拆一项,大家就哄乱一次,后来拆到淑华和明健合送的,大家又叫又笑的,原来是一件薄纱透明睡衣。几个臭男生喊着要Cindy当场换上,Cindy哪里肯,啐着又去拆最后一件礼物。   这件是文强送的,一打开包装,全部的人都笑软在地上,那是一双连在一起两只巴掌大的玩偶,文强举起来,示範的抽拉着玩偶的腿,它们就屁股动啊动的作起爱来,男生是笑得前仰后翻,女生抿着嘴也是花枝乱颤,淑华最大胆了,还抢过来细细的把玩。   拆完礼物,有人提议要玩纸牌,Cindy取出两副牌来,大家玩起紧张的「心脏病」。这游戏最容易疯狂了,不久之后,就没有人是坐着的,每一个都恐慌的跪趴在地上,睽睽的盯着堆在中间的纸牌,牌一喊中,七八只手同时一扑,女孩子惊声尖叫,男孩子藉机吃吃豆腐,而且大家挤在一块,自然肌肤相亲,怪不得这种白癡游戏那么多人喜欢玩了。   钰慧在其中一次叠手时,动作落后叠在最上面,结果被她左手边胜利的那个大胖子男生狠狠的打中手背,她哭丧着脸直呼痛,那胖子便笑嘻嘻的拉起她的手掌抚着道歉,她不好意思的缩回手,马上有人骂说:「死肥猪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!」   那人平时真的都被叫作肥猪,叫习惯了他也不介意。他登时脸红,幸好下一回合又开始了,才免掉俩人的尴尬。钰慧这才注意到,肥猪老是找机会来碰碰她,眼睛也不时偷瞧她,她心里不禁埋怨起阿宾,今晚偏偏有事没和她一块来。   钰慧的头髮编成一条粗辫子,穿着一件短腰的无袖衬衫,和一条贴身的桃红色七分裤,十分俏皮可爱,蹲跪在地上时,优美诱人的臀部曲线一览无遗,她知道肥猪不时转头去看,却也拿他没办法。   她想找文强求救,举头望向对面,没想到一抬眼发现还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看着自己。那是明健,虽然他立刻移动目光逃避,钰慧相信她并没有看错,她突然嗅到一种危险的讯息,才愣那么一下,牌又被喊中了,她连忙伸手一扑,差一点便成最上一个,还好她的手背上还有一个人,但是那个人正是明健。   别看肥猪人胖四肢短,却眼明手快,又是他按在最下一层,由他来执行惩罚。他虚张声势,几次假装要打,让大家害怕的缩着手,他既然还没打下,大家就只好再乖乖的伸回去交叠着。钰慧觉得,明健老是有意无意的,用古怪的方法在摸着她的手背,可是淑华就在他旁边啊,她半信半疑,会不会是自己多心了?她想着想着,这该死的,又被肥猪打着了。   肥猪又借势要来摸她的手,众人都替钰慧抱不平,同时规定,罚肥猪接下来只能单用左手玩,肥猪嘟哝着抗议,终于还是将右手背到身后,才继续着牌戏。   大家仍然围跪着向前挤,局中诈惊连连,相互钻闹推磨,钰慧觉得有一只手在她的左大腿边晃来晃去,没别人,必然是那肥猪。钰慧不高兴了,闪着身体躲他,肥猪知趣的移开手,可是等钰慧鬆懈不注意,那手就又来了。   钰慧抬起左手向后,拨走他的侵犯,并且低声对他说:「手走开!」   肥猪却顺水推舟的抓住她的柔胰,钰慧用力了老半天才挣脱缩回来,其他人都专注在牌戏中喧嚷着,没人发现肥猪的举动。   钰慧虽然缩回了手,肥猪依旧在她腿边挨着,甚至反手去摸她,钰慧平时和他也很熟,实在恼恨他趁机吃豆腐,一时没有办法,只得又低声哀求说:「拜託嘛,别这样。」   钰慧软语相劝,反而肥猪不好意思了,乖乖的将手移来撑在地上,钰慧放下心来,低声说了声:「谢谢。」   肥猪居然知道害羞,回说:「对不起。」   突然淑华在对面说:「哎哟,你们俩人偷偷讲什么悄悄话!」   俩人都吓了一跳,讪讪的答不上来。这时Cindy说这游戏太刺激了,受不了不玩了,大家便又议论着要再玩什么,坐在淑华另一边的那男生说:「来说鬼故事!」   女孩子同声反对,可是那人却故意奸奸的笑着,又说:「我来说,我来说一个女生宿舍的鬼故事好了……」   淑华和钰慧赶紧双手掩耳,恐惧的说:「不要听……不要听……」   「不行!」那人站起来,熄掉大灯,女孩子又尖叫起来,他点燃刚才的蜡烛拿在手上,指挥男生拉开女生掩住耳朵的手,于是文强抓着Cindy,明健抓着淑华,肥猪这下逮着了机会,也两手紧执着钰慧的手。   那人便开始讲了,老实说,他还真是个说故事的天才,不晓得是瞎掰还是哪儿读来的情节,居然曲折离奇丝丝入扣,间中夹还有缠绵悱恻的男女情爱,他语调起承转合,大家都被他吸引住了。钰慧又害怕又想听,肥猪仍然用力的抓着她,她细声的说:「喂!我会痛。」   肥猪才鬆了力气,俩人一同将手臂垂放下来,但是他两只手掌却还是轻拿着她的腕,换句话说,等于他正环着钰慧。钰慧听故事听得提心吊胆,被男人搂住确实比较有安全感一些,只可惜不是别人是头肥猪,虽然没有挣扎,却也尽量不要和他太过于贴近。   故事说到男女主角在校园某处私会,一时天雷勾动地火,便如此如此、这般这般,那人加油添醋,煽惑人心,摹仿男女的对白,听得众人面颊泛红,耳根发热,深深为故事所着迷。   钰慧听得情绪烦燥不安起来,特别是肥猪的右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搂在她的腰上,还偷偷的摸上摸下,一会儿游动到她屁股上,到处捏捏,一会儿托高到她乳边,用指尖戳着她的乳底,钰慧的心头慌乱不堪,低眼瞧瞧四周,她怕有人看见而出丑。   结果她发现淑华躲在明健怀里,明健的一只手巧妙的隐没在她裙底,烛光微弱闪烁,钰慧也看不清她们在做什么,只好像淑华的身体在不停的扭动,而明健的一双眼睛,怎么……怎么似乎在看向自己,钰慧的心又突然咚咚的跳动起来。   她不敢和明健目光相接,躲着偏转过头,没想到竟然看到更不可思议的一幕,文强和Cindy躲在角落,互相搂在一起,正嘴对嘴儿在香着,Cindy脸上充满迷恋的神情。天哪!这怎么可能?钰慧既意外又惊讶,还带着一点醋意,酸溜溜的看着她们在亲热,她自然知道文强的爱抚温柔且细腻,怪不得Cindy陶醉成那个模样。钰慧对文强有一点忿恨,虽然她真正的男朋友是阿宾,但和文强也是亲蜜的关係啊,他居然当着她的面和Cindy搞三捻七,气人啊!   正当钰慧心情起伏不定,七上八下之际,肥猪见她停下了本来就没力的抗拒,他一不作二不休,大胆的从她短衫底下摸进去,用掌心撑握住钰慧的乳房,五指轻捏,钰慧有气没地出,便自暴自弃,任他轻薄,作为对文强的报复。这可便宜了肥猪,一只手搓揉得忙碌不可开交,把钰慧颗乳房弄圆弄扁,摸得钰慧也是浑身酸软,可是她还是不愿意靠在肥猪身上,肥猪只好尽量的黏近她。   说故事的人这时说到女主角移情别恋,男主角苦苦挽回无效,便在半夜里登上女生宿舍对面的图书馆顶楼,用小刀割断静脉,让血液泊泊流出……   众人听了都脚底发毛。   然后男主角爬上围栏,面对女生宿舍的大门凄惨的一笑……然后……然后……   钰慧听得紧张兮兮,畏缩的躲进肥猪怀里,肥猪软玉温香抱满怀,得意极了。他乘机又从底下伸进钰慧的内衣里,钰慧不方便抵挡,已经被他将乳房捞了个结实,手指还夹住乳头,一下捏,一下拉,一下按,一下摇,钰慧惊怒愉悦交加,觉得内裤慢慢的在湿润。   男主角放声大哭,站在围栏上高声喊着:「请帮我叫某楼某室的某同学……」,然后纵身一跳,头颅撞烂到楼下,一片血肉?糊,红的白的流满水泥地……   这人恶劣,故意将楼室号码说成淑华和钰慧的房间,她们一听便恐怖的惊叫。肥猪手掌一滑,穿进另一只罩杯之中,用掌心磨她,钰慧在叫声中搀杂着颤抖,把生里上的反应顺便发洩出来。   故事又说下去,每当月黑风高,出入稀少时,夜归的女学生回到宿舍,要进大门前都会听见有人说:「请帮我叫某楼某室的某同学……」,当她一转头……   所有人都屏气不敢出声。   「啊……」那人突然大喊一声,并且吹熄了蜡烛,房间登时一片漆黑,大家立刻跟着尖叫起来。   肥猪可不含糊,一把将钰慧抱紧,低头吻上她的香唇,钰慧已经吓得一身瘫软,自然任他为所欲为,肥猪的手掌贴着钰慧的肚子往下溜,按到她的阴阜上,隔着长裤抚摸,钰慧张开嘴想叫,肥猪顺势将舌头滑进她的嘴中,钰慧差点昏迷,脑海一片空白,迷迷糊糊,居然和他吸吮起来,底下更加的潮湿了。   本来大家都在喊叫着,可是才一下子却同时少了女孩子的声音,啊,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吧!   大灯的起动器猛的闪了一下,钰慧惊觉的推开肥猪,日光灯亮起,每个女孩子脸上都是红红的,说故事那人还问:「故事好听吧?」   淑华破口大骂,说晚上不敢回宿舍去睡觉了。钰慧也是,那故事想起来心里就害怕。   大伙儿却要散了,淑华拉着钰慧商量今晚去睡阿宾那里,让阿宾和明健睡。钰慧想想也好,淑华说要先回宿舍拿替换衣物盥洗用具,钰慧本来就有一些放在阿宾房间,淑华就要明健陪她去拿,让钰慧先去阿宾那儿等。   「我会怕!」钰慧不敢一个人走。   「我送你!」肥猪自告奋勇。   钰慧原本想推辞,要找文强陪她,却看见文强和Cindy有说有笑,奇怪的醋意又涌上心头,便答应让肥猪送她去。   大家说过Goodnight,分道扬镳,作鸟兽散。肥猪伴着钰慧,一到楼下,同学都离开了,钰慧就正色的跟他说:「我说在前头,你对我这样我很生气,如果你还打着什么主意,那我宁愿自己走,你请回吧!」   肥猪刚才招招得手,以为一切妥当了,今晚能和美丽的女同学快乐一下,没想到钰慧转眼翻脸。他想了半天,闷闷的说:「我……我喜欢你。」   「谢谢,」钰慧说:「可是我有男朋友,而且我们现在就要去他那里。」   肥猪又想了想,不管如何,他还是想和钰慧相处,他同意说:「好,你让我送,我会守规矩的,走吧!」   钰慧又说:「今晚的事,我们都把它忘记,OK?」   钰慧伸出小指,肥猪笑起来,说:「放心,我说的话一定遵守。」   他也伸出小指和钰慧勾勾,俩人都难为情的笑了笑,才一同往阿宾的公寓走去。一路上果然肥猪就不再乱来,俩人谈着平常的话题,平安把钰慧送到了。   爬上六楼,钰慧有阿宾房门钥匙,她将房门打开,点亮了灯。   「你男朋友呢?」肥猪问。   「有事,晚一点才会回来。」钰慧说,这就是为什么今晚她自己一人去Cindy生日会的原因。   「那,我走了。」肥猪说。   「等一等,」钰慧说:「你等淑华她们回来嘛,别放我一个人。」   「好吧!」肥猪其实也愿意,他脱鞋走进阿宾房间。   「你随便坐一下,我去沖个澡马上回来。」钰慧说。   肥猪就取过一张座垫坐着,拿起桌上的报纸来读,钰慧拿着一些东西离开房间到浴室去,随便洗了澡就回来了。回来的时候她换了一件宽鬆的长衬衫和裤裙,秀髮解开了披在肩上,一副慵懒妩媚的娇媚样儿。   「唉……」肥猪歎了口气,摇摇头,后悔承诺了要对她守规矩。   「你要死了吗!」钰慧知道她的意思,拍了他的肩膀一下,肥猪更歎息得无奈。   钰慧打开电视,坐上阿宾的床看着,肥猪也真老实的坐在地上继续看报纸,钰慧晓得他时常会偷眼来瞄她,可是对于他能遵守承诺其实也相当的有好感。   淑华她们老不回来,钰慧都有点烦了,电视上没有好节目,刚才喝的玫瑰红后挫力特强,已经开始发作,她有点昏昏沉沉,便抱着一只大抱枕斜靠在床边,忍不住打起瞌睡来。   肥猪举着报纸,其实是在掩饰,钰慧盘坐在床上,两条大腿粉粉雪雪的,他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裤裙的脚缝,钰慧有时动一动,他就瞥见里面白白的颜色,心里头便有无法解释的难过。   钰慧逐渐睡着了,她虽然抵抗着睏意,还是倾倒在床上。恍恍惚惚中,钰慧听到一些的声音,她想起来看看,眼皮却有千斤沉重,那声音还在持续着,钰慧很勉强得将眼睛撑开一条缝,就?糊的看见肥猪一手举着报纸,眼睛盯着自己这边看,的声音便是报纸在摇动发出来的。   可是报纸为什么会摇动呢?钰慧一下子惊醒过来,睡意全消,却不敢睁开眼睛,她知道报纸为什么会摇动,因为肥猪用报纸遮着下身,在那里看着她自慰呢。   原来钰慧斜躺到床上之后,衬衫和裤裙都被往上推,高高的撩捋到大腿根处,简直和没穿一个样,肥猪看得是口乾舌燥,心跳如捣。钰慧还不自知的翻着身,那裤裙的裙脚宽大,便把她被白色内裤包着的屁股裸出一大半来。那小三角裤滚着华丽的蕾丝边,剪裁巧妙,细细高高的腰带,把钰慧个臀部妙处衬托更出色。不久钰慧又翻向他这面,已经扭折曲绉的衬衫第一颗扣子拉脱了,衣领翻处,斜斜的罩杯紧密地覆盖半面浑圆突出的乳房,显露的奶肉夹出诱人的乳沟,还随钰慧的呼吸一起一伏,引起无限暇思。   肥猪早在看见钰慧的内裤时就无法按捺,偷偷的拉下裤拉炼,伸手进去摸着发硬的阳具,当钰慧又转过来时,他如何能在忍受,便拖出鸡巴,忘情的套动起来。   钰慧虽然看不见他手中的玩意儿,但是他脸上滑稽的表情说明了他在干些什么勾当,钰慧不免担心起来,他会不会突然兽性大发,扑上来侵犯自己?刚才在Cindy那儿,他把自己捉弄得骚热不已,他会不会又来……?会不会又来抚握自己细嫩柔软的胸脯?会不会又来捏柔那娇小的奶头?会不会又来摸索白致的大腿?会不会又来把玩丰腴的屁屁?啊!他会不会强脱去自己简单的衣服,对自己重重压下……?   钰慧想得週身如群蚁爬行,恐惧的当下,感觉丹田滚滚暖流,怎么这样?丢死人了!钰慧隐隐地夹动大腿,因为阴唇上又溢冒出黏黏滑滑的浪水出来了。   钰慧偷看着肥猪在不停的轻晃,她动都不敢动,那肥猪越套越动兴,报纸慢慢的松放下来,不再伪装,他直接了当的面对着钰慧用力打枪。钰慧大气不出,透过眼缝看他,他两腿大剌剌的张开,右手拿着黑黑的肉管子,努力的摇着。钰慧心想被当成自慰幻想的对象,又瞄着他那涨得发亮的龟头,胸口小鹿乱撞,底下更湿了。   肥猪狂套了半天,鸡巴还是那么长硬,他突然站起,向钰慧走来。钰慧瞇着眼看他举着高高勃起的阳物,一跳一跳的向自己逼近,心头更跳得猛烈,噗通扑通的悸动不已。   怎么办?   肥猪来到床前,轻轻的跪坐在钰慧前面,一双眼睛贼贼的在钰慧脸上、胸前不停来回搜索,手上仍然是将鸡巴使劲套着,他难得有机会把钰慧看得这样真切,尤其她那娇嫩的脸蛋,红润的芳唇,丰硕的乳房,浑然天成无处不美,着实恨不得低头咬上一口,他心中忿忿不平,不该许下那要命的承诺。   有一天,一定要狠狠的干进这美丽的身体,让她在身下婉转娇啼。他下定决心,并且发挥无穷的想像力,幻想和钰慧销魂的情境,鸡巴受到影响,硬得更胀更大,他痉痉的缩起肚子,整个人难过的抽弹着,从跪坐慢慢直起身体,手掌握紧鸡巴没命的晃,眼看就要了帐了。   阿宾的床不高,他紧张的高跪起来,那阳根就直指钰慧的脸蛋,钰慧从闪动的睫毛下看见他红蘑菇般的肉菱子,差点碰到自己鼻尖,真要命,如果他射精出来,必然喷满自己一脸,想起精液热烫的骚味,钰慧差点想张嘴将那龟头含进嘴里。   肥猪已是强弩之末,他重重的再多套五六下之后,颓然的向后倒下,双手都来握住阴茎,口中吐出浑浊难辨的声音,屁股又一挺起僵弓着,一股强劲的精水便直直的向上喷出,飞起几十公分,然后落回他自己身上。他的动作散乱下来,两手软软的将余精都挤出,躺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。   钰慧看着他洩精,忽然子宫深处也一连串的收缩,引起阵阵快感,阴核失常的跳动,急忙双腿暗力猛夹,这没用的女孩,跟随在肥猪后面,也丢了。   可怜她憋着气不敢喘,白眼翻了又翻,才忍住没叫出声音。这时肥猪辛苦的爬起来了,他将裤子衣脚整理好,蹲到钰慧前面,静静的看着她。   「……」他歎了一口气,轻声说:「谢谢你,我还是走了吧!」   原来他早就知道钰慧醒了,钰慧一时也不便回应,就装死到底。他将脸靠钰慧靠得很近,钰慧以为他会吻她,结果也没有,他站起来,走去打开房门,将鞋子穿上。   忽然楼梯口传来人声,淑华和明健回来了。   「肥猪,你要走了?钰慧呢?」淑华问。   「她睡着了……」肥猪故意压低声音说:「我回去了。」   淑华和明健走过来,果然看见钰慧蜷缩在床里。   钰慧已经赶快拉好一件薄被盖在身上,继续装睡。她们走进房间,肥猪跟她们道别,下楼离去。   「真好睡,电视也不关。」淑华喃喃的说着,她转头向明健说:「阿宾不在,我去睡你那里好了!」   「嗯,但是你不先洗澡吗?」明健问。   淑华要洗澡,明健就说让她先去洗,他说想要看一下电视。淑华点点头,将带来的衣服和用具取出来,开门走向浴室。   明健小心的注意着,等听到浴室关门的声音,他便转身过来,慢慢的来到钰慧旁边,坐在床沿上。他今晚不时的注意着钰慧,他也对钰慧很有意思,淑华当然很美,但钰慧有一种不同的气质,淑华像野猫,钰慧则是一只小白兔,虽然各人都有情侣,男人的心却是永远不满足的。   他知道在Cindy房间时,肥猪的一双手一直在钰慧身上揩着油,他怀疑刚才肥猪说不定已经干过了好事,他看着钰慧均匀的气息,偷偷的将钰慧腿上的薄被掀起,一边提心吊胆的看着钰慧的反应。   钰慧的熟睡既然是装出来的,她当然知道明健在翻她的被子。今天晚上的生日会,明健有事没事偷望着她,眼神还十分怪异,她被他瞧得也有些心慌。现在薄被被他掀掉了,房里其实还很温暖,钰慧却感觉大腿彷彿凉飕飕的,那是不设防的危险感,她才刚刚平静的心又开始郁结。   明健的手在发抖,心脏几乎没从嘴里跳出来,他从没做过这种偷香的勾当,钰慧细霜一样的大腿,不断的闪动着引人犯罪的光泽,明健强自镇定,魔掌伸出,轻触在钰慧的后腿肉上。   啊!好滑!好细!好温暖!   明健用虔诚而崇拜的心情,在钰慧腿上来回拂拭,享受学姐私密的肌肤,钰慧幼细的汗毛被他摸得痕痕发痒,明健每摸一下,她的心就被高高的提起,她要花很大的力气,才能维持表情的平静。   明健摸了很久,钰慧拚命忍受着那麻痒,她猜这时内裤恐怕都湿透了。明健挪了挪方向,伸手来轻摇着她的肩膀,低声试探说:「学姐……学姐……」   钰慧闭眼抿嘴,不去回答,明健看她睡得沉,手上逐渐用力,将钰慧上身推成仰躺,钰慧非常紧张,身体僵硬,两条腿仍然交剪侧缩着。   明健吞了吞口水,手掌从她肩上往下滑,小心的握住她一只乳房,并且在顶峰上轻揉着。钰慧的心因此「通通」的大力跳着,她不晓得明健会不会发现,其实明健哪顾得了她,他自己更跳得乱七八糟。   明健右手在腿,左手在胸,同时向钰慧轻薄,摸着摸着,在腿上的那只手也移到胸部,将钰慧的双乳一起摀住,明健一边缓缓的捏,一边伺察钰慧的反应,怕她突然醒来。不久之后,明健得寸进尺,抖抖的去解开钰慧衬衫的上扣,钰慧刚才紧张中只是随便一掩,第一颗早就解开,明健又解开一颗,那丰满的胴体从胸口到上腹便开启了一道诱人的裂缝,明健的手更颤动得无法控制,他带着惊慌,将右手从衬衫口伸进去,摸到了钰慧胸罩的边缘。   他沿着钰慧乳房的弧线摸索着,偶而用一两根手指压迫那充满弹性的奶肉,他看钰慧仍旧不知不觉的样子,便再慢慢的将她的衬衫翻开,看见了钰慧那漂亮的内衣,和它所包裹着的一对肥腴美乳。   钰慧的平静让他胆子越来越大,他用两手去触摸那乳房之外,居然将手指弯进她的罩杯,然后勾拉下来,钰慧的乳房愈露愈多,终于粉红的乳晕、小小坚硬的奶头,就都跑出来了。   钰慧躺在那里,脑袋儿一团浑沌,她知道自己的乳头早已兴奋的涨立,现在裸裎在学弟面前,双颊立刻热辣辣的烫起,她不禁涌起一股期望,她知道那不应该,但是她好想要,好想好想要……。   多幸运啊,一种暖烘烘而柔软的感觉包围了她,果然明健将她的乃头吮到嘴里去了,好舒服,好满足。   她在享受明健舔舐的同时,她的大腿又被明健摸上了,而且明健这次很过份,他向裤裙里伸进去,摸到了她的内裤,食指和中指四处乱搜,钻进了她的三角洲,停在潮湿的泥泞地上。   明健以为钰慧在做着美梦,或着是将他当作是阿宾了,所以他便顺水推舟,对着学姐上下其手,到处拶拉挖扣,钰慧多想乾脆醒来,骑着学弟好好的他一番,心中对他最少诅咒了千百遍,穴儿却是浪水源源而流。   明健当然发现学姐一直在产生欢迎的生理反应,他突然整个人爬上床,跪起身体在钰慧侧缩着的腿后,撩起裤裙,拉开钰慧内裤的裤角,入眼的便是她一塌糊涂的大阴唇,如同粉红色的割包一样,映动着星点般的水光。   钰慧心想要来的还是终于来了,学弟即将要发动掠略,肥沃的田地已经就绪,等待男人来耕耘。   「唔……」钰慧心里喊,明健将他掏出裤外的火烫鸡巴,轻轻触在她的阴唇上,俩人同时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明健用龟头在肉缝上来回的划着,钰慧的内心不停的在吶喊:「快进来……快进来……」   明健磨了好久,终于狠狠的下定决心,不管后果如何,今天就是要干了。他将龟头再扶正了些,压动屁股,稳稳的向钰慧身体挤进去。   「啊……进来了……进来了……」钰慧知道他开始在入侵:「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啊……」   明健塞进了半颗龟头,四分之三,整颗进去了,再进,再进……   突然浴室传来开门的声音,并且淑华一边叫着明健一边走来,明健吓了一大跳,连忙滚下床来,慌乱的将鸡巴收回裤中,钰慧顺势假意翻身变成俯卧,明健拉起薄被盖回她身上,然后坐回电视前,淑华正好进来。   「钰慧还在睡?」淑华随便问。   「嗯……」明健强压着澎湃的情绪说。   「那……」淑华攀在他背后,温柔的说:「我们回去睡吧!」   明健答应着,不然又能如何?他身体中的慾火还烧得凶,臭丫头,等一下非把淑华翻不可,他站起来,关掉电视和电灯,和淑华走出去,将门拉上,只听见淑华「吃吃」的在笑着说:「急什么嘛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别这样……好痒啊……」   看来还等不及回到房间他就动起手来了,钰慧等他们没有声音了,才坐起来,深深的歎了一口气,无奈的将衣服都穿好,躲在黑暗中发呆。   这真是个诡异的夜晚,她到现在脑海还是分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……   阿宾回到公寓已经很晚了,他取出钥匙打开房门,手掌向墙壁上摸要去开灯掣,没想到摸到的却是一手软绵绵的肉体,而且那肉体还向自己扑来,将他拉倒在地毯上,同时那张香甜的小嘴儿已经吻上他的唇。他顺脚将房门踢上,抱着那丰满的身躯,吻得两人都要断了气。   半天他们才互相松放开来。   「怎么这么晚?」声音浓腻得化不开来。   「你怎么没回宿舍?」阿宾问,并且摸着她光滑的胴体。   「人家想你嘛……」   「发骚啊……」阿宾笑起来:「还脱的光光的……」   钰慧也不回答,开始动手去脱阿宾的衣服,两张嘴又吻在一起。   夜真的很深了,但是房间里不时迴荡着喘息和呻吟的声音,而且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被学生上了